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郁离子居山文言文启示及翻译

文言文 时间:2018-01-12 我要投稿
【www.joeyLabs.com - 文言文】

  《郁离子》,郁,有文采的样子;离,八卦之一,代表火;郁离,就是文明的意思,其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,必可抵文明之治。郁离子居山文言文启示及翻译,我们来看看。

  刘基《郁离子》寓言故事

  原文:

  郁离子居山。

  夜,有狸取其鸡,追之弗及。明日,从者擭其入之所以鸡擭:读音huò,捕捉野兽的木笼,此处做动词用,狸来而絷焉絷:读音zhí,困住。

  身缧而口足犹在鸡缧:读音léi,绳索,又是做动词,且掠且夺之,至死弗肯舍也。郁离子叹曰:“人之死货利者,其亦犹是也!”

  翻译:

  郁离子住在山里。夜晚,有野猫偷他的鸡,追它没追上。第二天,家人在它进入的地方装上捕兽木笼并用鸡做诱饵,野猫一来就被困住了。它身体被捆着但口和脚还在鸡身上,边打边抢那鸡,它是到死也不肯放的。郁离子叹道:“人为了财货利益而死的,它也是如此啊!”感:俗话说得好: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彼此彼此啊!别可怜动物无知,更别自矜是动物之灵。在对待私欲方面,其实人较动物还要更蠢些的。因为人更聪明,才有本事更贪婪,又因为执着于贪婪,所以才会做出更蠢的事来。动物的“弱肉”还是说在同一类被食者中,也是弱小的被食,这样就留下了强壮的繁衍更强壮的后代以适应物竞天择。但是人呢,专挑肥美者猎杀。更有甚者,人与人这同类之间还普遍存在弱肉强食的现状!只是表现形式不是血淋淋的弱者为肉强者食之,而是强者榨取弱者被榨取的文明的形式而已。

  作者简介

  刘基(1311年7月1日-1375年4月16日)字伯温,谥曰文成,汉族,青田县南田乡(今属浙江省文成县)人,故时人称他刘青田,明洪武三年(1370)封诚意伯,人们又称他刘诚意。

  武宗正德九年追赠太师,谥文成,后人又称他刘文成、文成公。元末明初军事家、政治家及诗人,通经史、晓天文、精兵法。

  他以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、开创明朝并尽力保持国家的安定,因而驰名天下,被后人比作为诸葛武侯。

  朱元璋多次称刘基为:"吾之子房也。"

  在文学史上,刘基与宋濂、高启并称"明初诗文三大家"。

  启示

  一般认为,脍炙人口的寓言体政论散文集--《郁离子》,是刘基对蒙元王朝彻底失望、隐居青田故里而著。《郁离子》作为刘基为天下后世"立言"的不朽名著,其创作动机与学理体系,吴从善《〈郁离子〉序》称云:"夫郁郁,文也;明两,离也;郁离者文明之谓也。非所以自号,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,必可底文明之治耳!"[23]刘基高弟徐一夔《〈郁离子〉序》称:"郁离者何?离为火,文明之象,用之,其文郁郁然,为盛世文明之治,故曰《郁离子》。……本乎仁义道德之懿,明乎吉凶祸福之几,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,大概矫元室之弊,有激而言也。"刘基在《郁离子》未了也提到:"仆愿……讲尧舜之道,论汤武之事,宪伊吕,师周召,稽考先王之典,商度救时之政,明法度、肄礼乐,以待王者之兴。"[24]《郁离子》确是一部为后代"立言"的经世名作![25]

  刘基《郁离子》的寓言体风格可谓"牢笼万汇,洞释群疑,辨博奇诡,巧于比喻,而不失乎正。"[26]在这点上颇似《庄子》的语言风格,即汪洋恣肆、想象奇幻、文辞富丽、气势磅礴、感染力强。更为重要的是,《郁离子》还吸收改编了一些《庄子》的寓言来就事论理。兹举数例以说明:

  《庄子·齐物论》中有"朝三暮四"的寓言故事:"狙公赋茅,曰:朝三而暮四。众狙皆怒。曰:然则朝四而暮三。众狙皆悦。"[27]《郁离子·天地之盗》篇则痛斥艾大夫"使役民"的权术,而主张"聚其所欲而勿施其所恶"的养民观,刘基以为艾大夫之术"无非朝四而暮三",并无实质改变。[28]刘基在《郁离子·瞽聩》篇中又对"狙公赋茅"的寓言进行改写,旨在说明百姓造反起义、反抗剥削压迫的正义性与合理性,实对"有道伐无道"的汤武革命论的讴歌与赞美:

 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,楚人谓之狙公。旦日,必部分群狙於庭,使老狙率以之山中求草木之实,赋什一以自奉。或不给,则加鞭棰焉。群狙皆畏苦之,弗敢违也。一日,有小狙谓众狙曰:"山之果,公所树与?"曰:"否也,天生也。"曰:"非公不得而取与?"曰:"否也,皆得而取也。"曰:"然则吾何假於彼而为之役乎?"言未既,众狙皆寤。其夕,相与伺狙公之寝,破栅毁柙,取其积,相携而入于林中,不复归。狙公卒馁而死。郁离子曰:"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,其如狙公乎?惟其昏而未觉也,一旦有开之,其术穷矣。"?[29]

  不难看出,庄子笔下的"众狙"尚未开化,处于蒙昧愚钝状态,"狙公"与"众狙"是一种饲养与被饲养的关系;刘基笔下的"众狙"已经摆脱愚昧,要求获得自由、新生,实即对反抗压迫、造反革命精神的一种肯定。

  《庄子·逍遥游》有"蟪蛄不知春秋"的例子,[30]意指生命短暂,总会错过一些美好的东西。《郁离子·螇螰》篇称螇螰"冬春不知也",[31]显然源于《庄子》,因为"螇螰"即是"蟪蛄",即一种寿命很短的蝉。《庄子·秋水》有"鸱得腐鼠"句,[32]《郁离子·神仙》篇则有"鸱鸮之见人而吓也"[33]的引用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:"惠子谓庄子曰:'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。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,立之涂,匠者不顾。今子之言,大而无用,众所同去也。'庄子曰:'……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於无何有之乡,广莫之野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,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。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'"[34]庄子与惠施的对话向我们阐释了"无用之木"之"不夭斤斧"的道理。刘基在《郁离子》中也有征引"樗以恶而免割,娄瓜以苦而不烹"[35],也是同样的事理。

  除却《郁离子》,刘基的众多诗文中也有许多《庄子》痕迹。《杂诗四十一首》中"大鹏抟扶摇,斥鷃笑蜉蝣"即借用了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中大鹏、斥鷃与蜉蝣的故事。刘基《樵渔子对》藉"隐者之口"说明了老庄道家"全身避害"的"中心问题":"贵贱,命也;穷通,时也。是以鷃雀不思霄汉之翔,麋鹿不羡攀援之能,故能全其身。"[36]刘基这里引用《庄子·逍遥游》篇中之"鷃雀"与《齐物论》中之"麋鹿"的原型,来说明如何"全身"的法则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有庄周梦蝶的典故:"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!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"[37]而"物化梦蝶"也是晚年刘基的渴望,刘基有多首"梦蝶"诗作,比如《睡起》诗"病身只与睡相宜,觉来却怪庄周蝶",[38]《秋兴》诗"谁遣庄周化蝴蝶,不胜憔悴为花愁"句,[39]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《庄子·应帝王》还有"七窍出而浑沌死"的故事:"南海之帝为倏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混沌。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,混沌待之甚善。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,曰:'人皆有七窍,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。'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"[40]庄子笔下的"混沌"喻指一种因循自然、无知淳朴的婴儿状态。刘基古乐府诗《上云乐》中的"老胡"形象就取材于《庄子》:"西天老胡名文康,自从盘古到今日,不老不少,气体充实如婴孩。性情和易颜色好,恰似初酿匐萄醅。激之而不见其怒,挠之而不见其咍,甘之而不见其喜,苦之而不见其款。所以于物无所忤,于人无所猜,于事无所碍,于艺无所能,不生不死在人世。"[41]"老胡"自盘古开天辟地以降,日常起居生活一直处于"混沌无孔窍"的状态中,对身外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皆"不识",与世无争,"不生不死"。这个"老胡"形象实际上就是庄子笔下的"混沌"的翻版。

注册送体验金68
注册送体验金 ruiwen.com 版权所有